? 防护林挡风?不靠谱!_香港马会资料王中王,码会今晚开奖结果,香港金算子论坛,567722第一顶尖高手,香港红鹰高手论坛

防护林挡风?不靠谱!

发布日期:2022-02-04 19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法制晚报讯(记者范博韬)刚刚过去的2015年年底,京城经历了几次严重雾霾污染。在老百姓的眼中,风已经成为雾霾的“天敌”。然而,有人想当然地认为,为了防风固沙而建设的三北防护林工程是导致“风少雾霾多”的原因。近日,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探访位于河北张家口的防护林发现,这一说法站不住脚,林场职工们也表示,防护林是首都环境的保障。在正在召开的北京“两会”上,政协委员廖理纯也告诉记者,“防护林挡风”的说法不靠谱。

  早在2001年、2002年前后,北京的冬春两季经常被大风以及夹杂而来的沙尘暴光顾。而当时,人们常听到的不是“等风来”,而是防风固沙工程。“三北防护林工程”也是在此时,才被北京市民认为和自己息息相关。防护林被大力宣传后不久,沙尘暴对于北京市民来说成为了历史。而不少人认为这是防护林“挡风”的作用。

  也正是因为“挡风”这两个字,让不少市民、网友都在问,2015年年底的“风少了”、严重的雾霾是不是和防护林有关?甚至有人发帖称“防护林挡了沙尘暴,但‘造就’了雾霾”。

  好在,相关部门及时发布了消息,对这种误解进行了纠正。而已经在舆论中“沉寂”了好一段时间的防护林,也再次进入京城老百姓的视野。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驱车前往张家口沽源县的林场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  在正在召开的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,法晚记者采访了政协委员、“走进崇高”绿化活动发起人廖理纯,他曾带领上千人植树造林。对于防护林“挡风”的说法,廖理纯明确表示,这种说法不靠谱。

  根据廖理纯的经验,树木可以为背后相当于自身高度10倍距离的地方提供遮挡。也就是说10米高的树,其挡风作用也只有身后的100米,而这样的效果还只限于位于近地面的风。“高空的风谁能挡住?”

  廖理纯告诉记者,不管是三北防护林还是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,从开工到现在短则十余年长则几十年。如果真的能挡住风,那么这一现象也不会只在2015年才出现。从这一点看,“防护林助推雾霾”的说法是行不通的。

  张家口市塞北林场沽源分场的股长王海龙告诉记者,沽源分场从1999年开始在境内的荒山上进行造林,属于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。而从地理范围上说,这里也属于三北防护林工程的一部分。

  到目前为止,已经完成50万亩的造林任务,其中位于西厂的10万余亩已经达到了成林的标准。由于此处山地土层薄,大部分都是石头。而且,按照规划要种植在背阴的迎风坡,所以选择了耐生长的落叶松、桦树、樟子松等树种。经过十余年的生长,已经从1米多高的树苗长至10余米高。

  据介绍,由于距沙源近,风沙到达沽源时,还没有到达高空,因此选择迎风坡种植,主要是为了借助坡度形成拦截风沙的屏障。“正好在风沙爬坡的时候拦住它们。”据介绍,离西厂最近的沙源仅有几十公里。因此,即便在数万亩树林保护下,沽源每年也会有一两次沙尘暴出现。“我们是第一道屏障,往北京方向,赤城、沙城还有屏障,大部分沙子都能拦住。”

  王海龙向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介绍,树林确实可以挡风,但效果只在树旁一两百米的范围内才明显,越远效果越差。所以才会连续在山坡上种植树林。

  “如果种树真的能挡住所有的风,也就不会在我们这里修风电了。”王海龙指着满山顶的风力发电机说,第一次从网上看到“防护林导致雾霾不散”的说法,自己和同事都很惊讶,他们不相信自己辛辛苦苦造出的“环保林”会成为雾霾的“帮凶”。

  1992年,20岁出头的温德利从学校毕业,进入沽源县林业局工作。当时的他不会想到20多年后自己会成为塞北林场沽源分场的场长。“每天累得连思考的劲儿都没了。”

  温德利在沽源算是林业系统的老职工了。从种树的林业工人到一线技术员,再到机关干部,他都做过。问他对什么印象最深,回答很简单:“累。”

  他说,沽源地区的冬季非常漫长,每年10月底开始下雪,地面冻得和石头一样硬。直到来年4月中旬才会解冻。只有这不到半年的时间可以从事植树造林,因此任务量很大。天不亮上山,天黑下山是必须的。而在正式种树此之前,树苗全部要人工背到山上去。

  在温德利参加工作的时候,林场的道路很不发达,卡车能到达的地方与种树的位置隔着10公里山路。而随着种植范围的推进,这一距离会越来越远。“我们这儿种的树苗小,但怎么也有好几斤重。”正式开始植树后,每个人每天要挖400多个坑,或是种400多棵树。

  20多岁,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。但在温德利的记忆中,每天的重体力劳动让他有些吃不消。他告诉记者,因为供给不便,所有的食物和水都得自己带。因为还要背树苗,一般都是馒头就咸菜。想稍微改善一下生活,也只是干嚼方便面。“林区里不能生火,哪有热水泡面?”高消耗,补给差,每天回到宿舍,温德利倒头便睡。“什么都不想干。”

  王海龙是一名复转军人,部队的历练让他的体能要比其他人好些。“当兵前就是农民,种田种树差不多,累不算什么。”在他口中,植树造林最难受的是风沙。

  他是2003年春季造林时,进入林场工作的。刚开始上山,觉得能到处跑,还可以和别人聊天,感觉很自由。但没过几天就被“打”了当头一棒。

  他说,一个收工后的夜晚狂风大作,风沙打得门窗作响。劳累一天的他并没在意。然而,第二天一早再上山时,他发现自己和同事头天种的树苗倒下去三分之二,预挖的树坑也被沙子埋了大半。“好多树坑根本就找不到了。”想想自己头天的辛苦就这样白费了,王海龙说自己把能想到的“难听话”都骂了一遍,但,“骂有啥用?又能骂谁呢?”只能忍着,重新开始。而这样的场景,王海龙和他的同事们都不止经历过一次。他告诉法制晚报(微信ID:fzwb_52165216)记者,有些同事尤其是新人遇到这种情况会掉眼泪,他作为一名老兵能把眼泪憋回去。

  其实除了这样的打击,寂寞也是林业职工不可避免的。曾经做过护林巡山工作的老李告诉记者,巡山工作很单调,每天都要把自己职责范围内的所有山路走一遍,一般三四个人分头巡不同的地方,早上出去,差不多中午回来。头几天还能聊天,过了一周或者两周后,可聊的话题越来越少。“大家都住得不远,圈子也差不多,没那么多话题。”经常就是一个人自顾自地发呆。没有手机,没有网络,甚至不能抽烟。“护林员不能烟瘾太大,不然你自己就是个隐患。”

  除了寂寞,风沙也给林业职工们带来了特殊的“烙印”。王海龙告诉记者,4至5月的春季造林,以及9到10月的秋季造林,山上风沙很大,加上长期暴露在阳光下工作,此时林场职工的脸上都有着明显的痕迹。可能被风吹得干裂,也可能是紫外线晒伤。总之,在这四个月,如果在街上看到这样一张脸,几乎可以认定,他是一名林场职工。

  温德利则说,他所在的林场,几乎所有工作人员,不分年龄、性别都有过外伤,甚至大部分人曾在植树造林的过程中骨折过。温德利说,对于林业职工个人来说,或许有这样那样的遗憾或伤痛,但在他们的种植计划中,还没有任何停止的日期。“估计,要等到我们这里一座荒山都没有了,我们可以歇歇了。”

  三北防护林,是指东起黑龙江江宾县,西至新疆的乌孜别里山口,涵盖东北、华北、西北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。记者探访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建设的防护林,主要功能便是防风固沙。位于北京的上风向。